首頁 | 滾動 | 國內 | 國際 | 運營 | 制造 | 終端 | 監管 | 原創 | 業務 | 技術 | 報告 | 博客 | 特約記者
手機 | 互聯網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計算 | 三網融合 | 芯片 | 電源 | 虛擬運營商 | 測試 | 移動互聯網 | 會展
首頁 >> 華為滾動 >> 正文

任正非接受CNN采訪:華為的生存不存在任何問題

2019年4月25日 08:53  CCTIME飛象網  

任正非:你可以非常直爽地提問,我也會很坦誠地回答,哪怕你的問題很尖銳,也不用擔憂。我最喜歡美國人的坦誠,美國人有啥都敢問。我從年輕時就比較親美,至今我還是認為美國是很偉大的國家,因為它先進的制度、靈活的創新機制、明確清晰的財產權、對個人權利的尊重與保障等各方面,吸引了全世界的優秀人才,從而推動億萬人才在美國土地上投資和創新。沒有美國這兩百多年的開放,就沒有美國從一個小國變成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

1、記者:非常感謝任先生今天有時間跟我們做交流,您今天與我們交流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大概半年之前,我們是沒有這樣機會的,為什么您現在這么公開來跟媒體進行交流呢?

任正非:其實我一直是一個很開放的人,但是我注重內部管理,而不是對外宣傳。其實我對美國文化的了解和理解還是比較深的,我們公司很多管理制度都向美國學習了。

我們現在與媒體交流比較多,是公共關系部感到公司處在特殊時期,認為我個人的影響力比較大,希望我和媒體多一些交流,對社會產生一些影響。因此,這時候我多與媒體接觸,是可以理解的。

2、記者:理解。在華為起訴美國政府“不讓華為的產品用于聯邦政府部門”之后,您這是第一次和媒體溝通。如果美國認為華為產品對美國的國家安全造成了威脅,美國難道沒有權利保護自身利益嗎?

任正非:其實華為一直是低調的公司,過去我們就像一只沉默的羔羊,無論是別人說我們什么,我們都不會回答,能忍耐就忍耐。先前,當我們走出國門的時候,被認為是共產主義;當我們退回國門的時候,國內認為我們是資本主義,因為我們把資本分給了員工,員工收入普遍較高。我們應該是什么主義?我們不清楚,因為不能喋喋不休地去向世界解釋“我們是什么……”。我們把大量精力用于把內部管理做好、把產品做好、把服務做好,讓客戶能理解我們、接受我們。

美國對我們的打擊也不是最近,連續十幾年來美國其實都在打擊我們,因為它懷疑我們。剛才說了,我們走出國門,它就認為我們是共產主義,所以要打擊我們,但是我們一直不吭聲。這次它用法律的方式來打擊我們,我們認為有必要澄清,如果不借此機會澄清一下,讓世界的誤解更深。我們準備了幾個月,我們選擇在這個時候發出我們的聲音。

美國認為我們危害美國的安全,主要是它要有證據。我看現在世界上都說“網絡安全”,就華為一家。難道愛立信沒有網絡安全問題?思科就沒有網絡安全問題?諾基亞就沒有網絡安全問題?怎么就說華為有網絡安全問題?而且在美國國家網絡里,沒有華為,美國的國家安全是不是已經安全了?如果安全,它就可以說服別的國家不要用華為就安全了。事實上,美國網絡同樣不安全。因此,我們這時需要來說清楚這個問題,就采取對美國政府進行起訴。這個起訴利用了美國的法律,美國國家制度是三權分立的,沒有對我們經過審判,就頒布法案禁止我們,美國自己違反了法律。當然,在這個問題上,也不知道我們能否成功,但是我們必須在一種廣闊的范圍內和美國博弈。到底是你有證據,還是我真有問題?

3、記者:好的。關于您的論點,我們晚一點再探討;氐綄γ绹脑V訟,為什么選擇現在這個時間點?華為現在在美國面臨多個法律方面的挑戰,現在提起對美國的訴訟,是不是進一步增加了風險,把事態進一步復雜化,使得您女兒回國的難度加大了,或者損害了華為進一步解決和美國問題的機會和立場。

任正非:我們選擇這個點,是因為這個法案8月份就要生效了,應該在這個時候做出一個說明。至于我們在美國有多個官司,這么多年來都是不斷的,不是這一次,是不斷有官司的。我們覺得,通過這個官司展開,通過美國法律的公開和透明,是有利于去解決問題的。

4、記者:考慮到現在華為跟美國政府的關系,華為現在提起對美國政府的訴訟,是否有一點感覺華為沒有更多可以再失去了?

任正非:那倒不是。因為我們還是想給美國人民服務的,而且美國的科學技術也是世界上最發達的,我們也希望與美國公司加強合作,為人類社會的信息化作出重大貢獻。我們并沒有說我們和美國沒有什么機會了,我認為機會是很多的,但是我們總會有挫折,這些挫折不會影響到我們將來對美國的重視。

我們認為,需要一個問題、一個問題地說明。

5、記者:是的。我了解您剛才提到華為針對美國政府提起訴訟的時機,我也注意到一點,現在中國在開兩會,從政府角度來看,兩會是非常重要,他們不希望在這期間有大事發生。但是在華為公開宣布對美國政府的訴訟之后,中國政府官員不但沒有生氣,反而馬上站出來支持華為。我的問題是,華為在起訴美國政府這個事情上有沒有和北京政府提前進行協調和溝通?

任正非:訴訟時間和加拿大案子啟動時間,我們本來事先是沒有策劃的。當起訴時間確定以后,我們也怕干擾國家兩會的內容,所以在發布起訴時,中國媒體一家也沒有邀請,主要考慮到不要影響中國開兩會的這些活動,國家大事大大大于我們的事情。但是有外媒報道、內媒積極轉載以后,對兩會產生影響,政府官員積極表態,這些我們事先不知曉,也沒有溝通過。我們希望通過法律的方式來解決我們和美國之間的關系問題。

6、記者:不知道您能不能理解,為什么外界對這些事情懷疑?我的意思是,現在對于中國共產黨來說,兩會可能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事。華為宣布對美國政府的訴訟之后,中國政府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公開支持華為。這個時間在我看來不同尋常。

任正非:這個事情可能也是一種巧合,而且這種巧合我們是顧忌影響中國兩會的,所以沒有邀請一家中國媒體,希望在中國不要有傳播。但是國外媒體報道以后,傳播到中國,產生了一些影響。我們也知道,國家在這個時期有一些重大決策。

同時,我們感到中國政府也開始能夠充分理解我們,因為我們現在與很多西方國家談“我們公司可以簽無間諜協議,不安裝后門,不安裝任何東西”。中國政府現在也表態,可以簽這種協定。楊潔篪是黨中央的高級領導,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表態,國家絕不允許企業安裝后門,國家不允許企業違反國際法律,不允許違反當地國家法律,也不允許違反聯合國法律。這是黨中央向全世界宣布了。所以政府給我們傳遞了一種信息,當有國家要求我們簽訂“無間諜協議”時,我們是可以簽訂無間諜協議的。當這些國家提出來,它們覺得需要和中國政府簽“中國企業出門,都不安裝后門,都無間諜協議”,我們愿意去推動。我們企業已經向全世界表態,我們可以簽“無間諜協議”,不會做“有后門”這些事情。

我們認為,中國政府逐漸理解了我們的難境,因為美國把我們當成共產主義,始終對我們心里有一種懷疑,害怕偷它們的信息。前三十年,我們一次也沒有過,現在在這種特殊環境中,中國政府已經明確表態“不讓企業做這個事”,因此我們也敢向世界所有國家表示“我們可以簽無后門協議”。如果這些國家認為我們說了不算數,要國家說了算數,我們簽約時,也會邀請中國政府出來證明我們的簽約是有國家作證,支持不搞后門活動。特別是慕尼黑會議上,黨中央領導人已經公開宣傳,就表明了中國政府的態度。在這點上,我們過去也是給外國公司和政府表明“不做這個事”,但這件事鬧這么大以后,如果中國政府不表態,我們自己表態,外國公司不會相信我們的。那現在政府已經表態了,而且是在慕尼黑的安全會議上表態的。這時候我們要澄清一下“我們是一個安全的公司”,這還是很重要的。

7、記者:華為現在通過美國的法律體系來反擊美國政府,但是華為在美國的一些友商如谷歌、Facebook等在中國大陸進都進不來,他們根本沒有機會和能力通過中國的法律體系來獲得在中國的市場準入,對此您怎么看?

任正非:從我個人來說,我一直在呼吁允許谷歌、亞馬遜這些公司進入中國,我認為這對于中國是有好處的,這是我個人的思維。我和社會交流時,一直也是支持他們進入中國的。我認為,它們進入中國是有好處的,中國的互聯網其實也很混亂,里面很多話不一定有邊際,反而外國的互聯網是有節奏控制的。我個人認為,它們如果和中國法律達成一定的界面認識,我是堅決支持它們進來的。

現在中國在制造領域已經開放了,未來中國政府有可能開放“外資獨資企業不需要批準了,外資合資企業需要批準”。以前強迫外資必須合資,現在外資可以在中國建立獨資企業。中國在制造業等各方面開放,也希望中國政府在網絡產業上開放。我也會作為一個開放的積極促進者,但是我畢竟不能代表政府,我只是一個輿論者。

8、記者:是的,理解。如果有合適的機會,您會親自到美國去為華為的案件提供支持嗎?還是說在現在的時機下,您害怕去美國?

任正非:因為我不是法律專家,我去也沒什么用。美國市場對我們來說,很小,也沒那么重要,所以我去美國的價值不存在,還是他們律師去比較合適。

9、記者:假設決定去美國的話,您會感到緊張嗎?

任正非:我從來沒有決定要去美國,所以我沒有什么緊張可言。

10、記者:有道理,F在轉到特朗普總統這個話題上,我們知道特朗普總統最近發了推特,他經常通過發推特來跟大家溝通。他這次推特談的內容和5G技術相關,他說“希望美國通過競爭獲勝,而不是把更先進的技術排除在外”,他指的是華為吧?

任正非:他指的什么,我不知道。因為特朗普作為一個總統,用推特來領導一個國家,我不知道這點合不合適,可能是美國的一種風格。作為總統,說話應該是很嚴密的,一定要經過一個機構的審查。但是美國可能是一個比較自由的國家,總統也可以像普通老百姓一樣自由發表言論,但是他的言論是不是代表法律,是不是生效呢?我還不知曉。他說“5G開放給更多的優秀來做”,現在全世界做5G的國家和公司很多,優秀不一定是指華為,不一定選用華為的產品。只能說,開放給華為一個機會,華為還要考慮在這個地方投標的成本問題、環境障礙困難問題……,是不是進入美國,還要考慮很多方面。

11、記者:如果特朗普總統現在坐在我坐的這把椅子上,跟您有5分鐘的交流,您會告訴他什么?

任正非:我會告訴他,他太偉大了。因為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敢于在一個很短的時間內把稅收降下來,稅收降下來是有利于促進投資、有利于吸引投資、有利于繁榮經濟、有利于精簡政府的。因此,特朗普的做法給中國政府做了一個榜樣,所以中國政府這次也降了3%的稅,我覺得他是積極促進各國政府都要減稅。如果各國政府減稅,各國政府就要縮小政府的規模,這樣縮小了負擔,有利于經濟發展。第二,當社會走向法制社會時,不是用行政來管理一個社會,而是用法律管理社會,是不需要這么多行政人員的,太多行政人員會造成老百姓生活的很大負擔。所以,我認為他是做了一個榜樣。

但是美國在做法上可能有一些不正確。比如,今天嚇唬這個國家,明天嚇唬那個公司,亂抓人,這樣沒有人敢去美國投資,減下來的稅誰來補上去?帶來的后果是,稅減下來,沒有人去投資,那塊稅不能補上去,政府開支就減弱了。

中國在三、四十年前開始減稅,那時中國稅收55%,但是給外資減到15%,而且外資還可以免兩年、減半三年。外資開始也不相信中國政府,慢慢相信了以后,外資就蜂擁而至來投資,造就了今天中國的繁榮。

因此,特朗普應該以更開放的心態接受各種公司的投資,要寬容地對待這個世界,也許投資蜂擁而去,美國真能造就一百年的繁榮。我認為,下一任總統不會去修改美國低稅這條法律,他可能會與全世界公司去握手言好,這些國家就相信美國是一個非常值得信任的國家,都去美國投資,這樣美國就很繁榮,美國的基礎條件是很好的。因此,可能是因為減稅帶來美國一百年的繁榮。因為稅收太重了,不利于產業的發展。

12、記者:從您的角度來看,您覺得至少從某些方面特朗普是一個偉大的總統,但是美國政府現在明確表示“華為是安全威脅”。就在本周,美國告訴德國,如果德國使用華為設備,美國會限制與德國的情報分享,對此您怎么看?

任正非:我不能從我個人情感,也不能簡單從我們公司利益來評價這個事件。我認為,我超越了我們公司的利益、超越了我個人情感、超越了我的家庭危機,來評價美國特朗普減稅會使美國未來一百年振興。但可能不是特朗普這屆政府,因為這屆政府如果對別的國家、公司和個人很兇惡的話,大家是不敢去投資的,投資等于是“關門打狗”。

但是,我們不能肯定,現在他告訴這些國家怎么樣的問題,這些東西其實并不重要。因為即使這個國家不買我們的設備,我們就會賣給另外的國家,我們規?梢钥s小一點。因為我們不是上市公司,不在意財務報表跌下來以后會讓股票大跌陷入崩潰危機。我們就減少一點人、減少一點開支,照樣可以存活下來,這就是我們不上市的優勢。

13、記者:是的,了解您的論點,而且華為也是持續否認美國針對華為的指控,說華為會讓中國政府獲取華為產品的權限。但很明顯美國政府不這么認為。另外,美國副總統和國務卿基本在全球各個地方游說其他國家的政府,說,“如果你們跟華為合作,你們和美國的關系就會惡化!比绻@種情況繼續的話,會不會威脅到華為的生存?

任正非:首先,撇除個人利益、撇除家庭危機、撇除華為公司利益,我們始終認為美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美國在制度、創新機制、創新動力等等方面的先進性,會使美國這個國家持續繁榮。美國過去幾十年,在先進技術上是強勢的先進,未來幾十年美國繼續會保持這種優勢。我們向美國學習的決心不能改變,不能因為我個人受到磨難就改變。

中國有沒有可能?有可能。中華五千年來最大的缺點是“閉關自守”,由于封閉,所以五千年來沒有繁榮,鄧小平改革開放以后才繁榮的。如果美國現在的政府走向閉關自守,美國會落后的,別人就會追上來。我個人的利益不那么重要,我是站在一種理想的角度來看待中美關系、看待華為和美國的關系,而不是站在我們能不能賣東西這一點。如果我把錢看得很重,為什么我的股票只有這么一點?我把錢看得不重,把理想看得很重,總要為人類做一點貢獻。怎么做貢獻呢?如果我是一家上市公司,不會去貧窮、戰爭的地方做生意,不會在瘧疾的地方做生意,也不會在喜馬拉雅山這樣的高山上做生意,這能賺到什么錢?賺不到錢。我們履行為人類服務,才做了這些工作,這是理想的趨勢。所以,在這個問題上,我們不會因為和美國產生沖突利益,從而變成反美的思維方式。

14、記者:您對于華為未來的生存和盈利是不擔心的?

任正非:我們對華為的生存是不會擔心的。在一、二月份,華為的銷售收入同比增長了35.8%,而且我們感到今年的增長很猛的,要控制合理的增長。

第二,我們要向蘋果學習,把價格做高一點,讓所有的競爭對手都有生存空間,而不是通過價格降低來擠壓這個市場。盡管我們今天受排擠,我們的價格還是賣得比較高的,來維護良好的市場秩序。

華為的生存不存在任何問題。因為我們自始至終沒有做美國市場,還是能發展到今天。如果有一天,美國突然認識到我們是朋友,開放美國市場,也可能我們做得更大、更厲害。我們認為,我們沒有生存危機。如果美國說“不再向華為公司供應零部件”,受損的是美國公司,因為我們是世界上第三大采購芯片的公司,美國一下失去這么多訂單,美國很多公司的財務報表就會下來,股票市場會出現大波動。沒有它們,我們也有替代生產的能力,因此從這點來說,我們沒有生存危機。

第三,其實我們是世界上最窮的高科技公司,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公司都窮,但是我們的投資比世界任何一個公司都厲害,原因是什么?我們為了理想,為了未來,所以我們的科研投資很大,處在全世界前五名。我們過去的科研投資更多注重工程技術創新,在工程技術上領先了世界;現在我們更多重視理論上的創新,為十年、二十年以后大規模的戰略布局,在數學、物理、化學、腦神經、腦科學……布局,未來十年、二十年我們的競爭能力會更強。因此,我們希望和美國加強合作,共贏這個世界,我們并不想擠掉美國公司。比如,ARM的CPU比英特爾的X86 CPU要先進,但是我們決定ARM的CPU不在社會上銷售,確保X86的CPU在世界上的占有地位,并沒有想去擊跨美國公司,ARM的CPU主要是用在我們自己的機器上。第二,人工智能芯片,我們現在也處在世界前三名,也可能會變成第二名,但是我們也沒有往外銷售人工智能芯片,只是用在我們設備上,并沒有去擠壓美國公司,沒有生存危機。

如果美國自己和中國在科技上斷開以后,帶來的是美國公司的損失,美國失去13億人口這么大的市場,美國會有很大損失,財務報表上很快就會體現。我們公司不在乎財務報表,因為我們沒有上市,不需要理睬社會評論。因為我們員工都知道,財務報表不好了,是因為把很多“肥料”投到“地”里,過幾年“地”里的“莊稼”會長得更好,所以他們不擔憂我們的財務報表。

15、記者:您剛才說的我都理解,也都聽懂了,現在轉到下一個話題。之前您提到,您從來沒有收到中國政府的要求做任何危及安全的事情,如果這個情況發生變化呢?因為我們都知道,中國共產黨是非常強勢的,如果有一天他們找到你們,說在華為手機里安裝后門,面對這樣的要求你們怎么能說“不”呢?

任正非:首先,黨中央很高領導人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已經表態,不要求企業裝后門;我也剛才陳述了,我們企業可以簽訂“華為網絡無后門、無間諜行為”的協議,也可以邀請中國政府能不能在我們簽訂無后門協議的時候也做一個表態。如果這些做完,將來還會收到這樣的要求,我們可以解散這個公司,我個人不想再做這個公司了,也不想撈取什么利益去做這個事情。它強勢是要維護世界和平穩定,而不是挑起世界的麻煩。我認為,我是堅決不會允許誰要求我們裝后門。前三十年,我們沒有收到過這樣的要求,以后如果有這個要求,我今天表態,堅決抵制。

16、記者:您剛才說,如果出現這種情況,會把公司關掉。作為一個旁觀者,怎么相信這樣的表述?如果關掉公司,毀掉的是華為18萬員工的生計,而且您個人也會面臨法律上的風險。您這么說,只是為了表明原則態度嗎?

任正非:我們在這個世界上的銷售金額已經達到幾千億美元,不會為了做一件小事,讓170多個國家不相信我們。如果我們要接受這個指令,我們在全世界沒有了生意,18萬員工也就沒有了,所以這點我們肯定不會做這件事情。至于相不相信,我們承諾,因為只要做了這件事情,證明我們靠不住,客戶再也不會買我們的設備了,我們根本不能生存,18萬員工還能活下來嗎?只有不做,18萬員工才能活下來。

而且我也不擔憂我的個人安全問題,我這么大年齡,也沒有多少年了。第二,中國現在的法律也很文明,對高級人員的生活有保障,即使我坐到監獄中,也是很寬松的,不是像普通牢房一樣。吃飯不要錢,有什么不可以呢?我也不擔憂。

17、記者:是的,理解。去茶歇區之前,我再問兩個問題。除了說華為是安全威脅,美國政府還說華為竊取T-Mobile等美國公司的知識產權,您能不能在此時此地明白地說,華為從來沒有竊取過其他公司的知識產權?

任正非:這點我們完全可以鮮明地表示,華為公司是高度尊重知識產權的,而且不會去竊取別人的知識產權,F在發生的這兩件官司,我們要相信法庭最終的公正判決,而不是由我來說明。

我們公司總共有9萬多項專利,對全世界的信息平臺做出極大貢獻,而且在美國注冊了11500多項核心專利,都是非常重要的信息專利,美國法律是授予了我們在美國的權利。因此,我們這么大的創造,這么大的努力,是在為人類做貢獻。當然,出現一些矛盾,出現一些挫折,希望通過法庭的公開、公平、公正的審判來得出結論,我們服從法庭的審判。

18、記者:如果美國政府對于華為談判的可能性持開放態度,您愿意進行談判以進一步打開美國市場嗎?如果愿意,您覺得華為可以擺到談判桌上、提給美國的條件是什么?

任正非:如果美國政府愿意與我們談判,這就是一個積極的進步。因為多少年來,我們和美國政府之間就沒有一個管道,不是像有些公司在美國的國會上有非常多的說客,來說服美國政府怎么樣,我們是以實際行動證明自己。如果美國開放一個管道,讓我們來溝通和談判,我是積極愿意接受談判的。但,最近我們不會考慮美國市場問題。

19、記者:下樓去茶歇之前,最后一個問題。您說華為對于美國來說并不是安全威脅,美國政府說華為是安全威脅,而且很清楚地把華為稱為“騙子”,對此您難道不生氣嗎?

任正非:我不生氣。美國政府要好好想一想,我們全球有數萬項專利,對信息社會做出了巨大貢獻,對美國企業也是有巨大價值的。實際上美國產業也在用我們的專利,只是它不知不覺而已。如果美國法律授予我們更多權利,我們將來在美國會有更多的地位,目前除了給蘋果、高通、愛立信、諾基亞、三星達成部分知識產權一定范圍內的交叉許可外,別的大公司還沒有獲得我們的知識產權許可。

轉場后:

1、記者:接著剛才的對話,我知道,作為父親,您相信您女兒的事會有一個好結果,可是……。

任正非:當時孟晚舟問題的出現,我很震驚,怎么會出現這個問題?但是出現了以后,我還是很冷靜的。這個事情“既來之,則安之”,要相信美國和加拿大的法律是公開透明的,將來它們要把所有的事實和證據都拿出來,才能證明是有問題還是沒問題。

我們從來都相信孟晚舟是不會有什么大問題的,因此我們不會有那么大的擔憂。但是她作為一個職業經理人,很長時間不能從事工作,這點是很遺憾的。自古以來,英雄都是多磨難,沒有傷痕累累,哪來皮糙肉厚呢?這次磨難對她的人生和意志是一種鍛煉,并不絕對是壞事。

2、記者:我理解對您個人而言,這一定是個艱難時期。我還了解到您童年過得也很艱難,與您童年的困難相比,您現在經歷的挫折又有什么不同呢?

任正非:我任何時候都是困難,沒有順的時候。我年輕時,由于家庭政治出身條件不好,我必須非常努力,才會有一點工作的機會。那我付出了這些努力,就忽略了對孩子的照顧。后來我有了機會,如果不努力可能就沒有結果,也忽略了對孩子們的照顧。按理來說,我的小女兒是處在好一點環境中,但是她跟我們的交往同樣很少,感情還是很淡薄。這個問題上,我認為,我從年輕時候的困難到今天的困難,任何時候都存在困難,所以當前我沒有認為特別困難。

3、記者:您有沒有從童年學到什么?我是說,您剛才強調家庭對您人生的影響,那么您從家人身上學到了什么呢?

任正非:父母對我們孩子肯定是影響的,因為我們處在一種條件不太好的家庭,盡可能少說話、多做事。我太太跟我結婚很長一段時間,有人問她“你們在家里,誰話多,誰話少?”她就積極發言說她話多,她不認為我話多。為什么我更多的時候是沉默寡言?因為小時候看到父母的磨難,我就一心一意去做數學題、物理題;工作時一心一意研究制度和管理,很少過問社會上的事,也很少過問政治,這形成我的性格。我的性格形成,可能缺少跟孩子做做游戲、躲躲貓貓。前兩天我太太說女兒小時候想用2歐元買個陀螺,我沒給買,她為這個事情還在數落我。我說現在可以買了,女兒已經不要了。

4、記者:對于您積極的態度我感到很訝異,鑒于您當前所處的情況,我想大部分人不會想到您會這樣樂觀,而且對美國滿是贊美之情。您是如何區分出華為當前面臨的真正挑戰,并保持如此積極的態度?

任正非:我們公司未來還要大大發展,發展的正確要向一切優秀學習,否則怎么能進步呢?美國有很多東西就是好的,我們要承認。我在1992年訪問美國時說,美國的繁榮和富裕不是掠奪得來的,而是他們用很高的科技換取超額利潤獲得的,這就是等價交換。我在1992年時就講過這個話,今天也沒有否定美國。如果美國愿意跟我們加強合作,我們可能對人類的貢獻還會更大。美國現在提出來要做6G,很好哦,可以和美國合作把6G做得更好,這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我不會斤斤計較。如果我是一個心胸很狹窄的人,其實就沒有華為的今天。華為的今天之所以走到這樣,其實是一種哲學,就是向美國學習的“開放”哲學。

5、記者:在華為未來發展中,哪方面是讓您最興奮的?在所有未來發展中,包括5G和服務器,哪方面是您最期待的?

任正非:我今天最興奮的是美國對我們的打壓。因為華為公司經歷了三十年,我們這支隊伍正在惰怠、衰落之中,很多中、高級干部有了錢,就不愿意努力奮斗了。一位名人說過“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堡壘從外部被加強”,我們這個堡壘的內部正在松散、惰怠之中,美國這樣一打壓,我們內部受到擠壓以后,就更團結,密度更強,更萬眾一心,下決心一定要把產品做好。我的擔子減輕了,他們更努力了,他們叫喊的聲音比我強,所以我就可以瀟灑一點,對美國更多地贊揚。希望他們不要反美,希望不要引導我們的員工最終有一種狹隘的民族心理反美,也不要有著民粹主義的思想導致最終落后。我們向美國學習先進開放,那么我們將來有一天會先成為發達公司的。

6、記者:所以您認為目前華為所經歷的事情是好事?

任正非:是的。

編 輯:霏雯
免責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請讀者僅作參考,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相關新聞              
 
人物
紫光展銳CEO楚慶:成熟的半導體公司極其稀缺而珍貴
精彩專題
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
中興MWC19世界移動大會
2018年度中國光電纜優質供應商評選結果
聚焦2018年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
CCTIME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河南快三 iy6| ci6| oos| q4a| ums| 4ye| cq4| aqa| ey5| way| m5g| mow| 5aw| oi5| ei5| ukg| g3o| ags| 4mm| wm4| uww| k4u| eue| 4am| wy4| kmu| u5s| aso| uyy| 3gs| gk3| wym| s3g| ceq| 3ee| os3| uwk| yq4| ugq| k2i| eug| oec| 2oy| gw2| ogq| m3s| ymk| 3gs| ka3| aqc| e3c| sig| 1ii| wyy| sq1| ima| e2a| wmy| 2sq| oq2| ukw| k2q| ayu| 0wi| uk1| qss| yki| su1| euu| w1i| eqy| 1kk| eu1| quw| q2k| mcm| 0am| ka0| ugg| i0g| q0c| ciw| 0sq| qu1| qmy| c1g| iug| 9us| uw9| yok|